日华媒:在日外国女性频遭性骚扰 立法是解决问

作者: admin 分类: 上海快3走势图 发布时间: 2019-03-13 05:30

  中新网3月12日电 近年来,随着日本社会外国人劳动者的不断增多,外国女性在职场遭受性骚扰的事件频发。日本新华侨报网刊文称,目前,日本政府在积极修改法律,接受外国人劳动者之前的当务之急为,应想办法从法律高度解决性骚扰问题,创造零性骚扰劳务环境。

资料图片:2017年5月17日,日本东京新宿商业区,人们穿过街道。 资料图片:2017年5月17日,日本东京新宿商业区,人们穿过街道。

  文章摘编如下:

  2018年11月,一名中国技能实习生将原雇主告上法庭。据她陈述,在工作的农场中,雇用她的男性父子不仅不支付给她法定工资,还对她实施性骚扰。

  最终,水户地方法院判决,这对父子支付的时薪过低、属于严重违法,并勒令其支付200万日元的加班费和补偿金。而针对性骚扰行为,却因缺少确切证据而没有下达判决。

  根据诉状,这名中国实习生是于2013年9月被茨城县的这家农场雇用,10月中旬开始工作。此前,已经有5名中国实习生在该农场工作。不仅工作辛苦,工资时薪仅为20元人民币,而且,这名中国实习生从上岗的第一天起,就遭受雇主父亲的性骚扰。“第一次见面就对我说‘和我结婚吧’,让已婚的我不知所措。”原本想着“也许忍一忍事情就过去了”,但此后,她却遭受了不断升级的性骚扰行为。

  在法庭上,她陈述道:“雇主父亲曾挡在宿舍出入口,在我通过的时候,突然扒我的裙子”,“在我洗澡时,站在门外喊‘我也想一起洗’”等。

  然而,被告人全面否定了这些控诉。被告人的律师辩护道:“他在1963年结婚到现在,都和妻子同居,不可能在妻子同样居住在农场的情况下,做出求婚的性骚扰行为。”此外,还以身体状况以及高龄的原因,证明其性骚扰行为之不可能。附近居民评价称,被告人是个有点轻率但温和的人,常常听到中国的实习生们亲切地叫他“爸爸”,并对是否真的实施了性骚扰行为,表示质疑。

  不过,担任原告律师的加藤桂子则有另一番看法。“他平常可能是人畜无害的正常人,但面对外国人就没了道德底线。”面对判决结果,加藤桂子律师表示,失望之极。

  性骚扰行为不仅存在于日本农村,也在日本大城市中的便利店和居酒屋不断发生着。一名中国台湾的女留学生表示,自己在东京某便利店工作时,也曾遇到性骚扰。一名住在神奈川县的泰国女留学生也表示,居酒屋店长特意找了尺寸小了一号的制服给她,并对她说“胸大的话,就要多强调多利用”。

  在日本,性骚扰行为存在已久。1989年,在福冈某出版社工作的晴野真由美以 “性骚扰” 为由,将上司告上法庭,首次在日本社会引起对职场性骚扰的广泛讨论。那一年,“性骚扰” 一词获得了流行语大赏的金奖。

  然而,近30年过去后,在2017年美国国务院发布的《关于日本的人权报告书》,称在日本的职场中,性骚扰仍 “十分广泛”。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曾对全球80个国家发起调查,其中,对职场暴力及性骚扰有明确立法的国家,有60个,日本未在其中。

  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,25岁至44岁的日本职业女性中,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在工作单位遭受过性骚扰。其中,17%的人被男同事提出过性要求。进行性骚扰的人士中,第一名为上司、前辈,其次是客户。经常受到性骚扰的场合,主要有聚餐、工作时、公司活动等。

  尽管一些大公司已经采取一些办法以解决性骚扰问题,诸如在公司内设置性骚扰咨询窗口,禁止女性员工在晚上7点以后拜访客户,并禁止在没有男性员工同场时和客户喝酒聚餐等规定。但是,中小企业往往难有精力顾及,这就让一些衣冠禽兽钻了空子。

  目前,日本政府在积极修改法律,接受外国人劳动者之前的当务之急为,想办法从法律高度解决性骚扰问题,创造零性骚扰劳务环境。

标签云